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瀕臨》“新生”!龔學敏以詩為槌敲響時代的警鐘
來源:川觀新聞  | 肖姍姍 成博  2021年06月01日08:58
關鍵詞:龔學敏

“白紙上的繁體字在年輕的溪邊/飲水,笨拙的筆劃如同緩慢的時間/正在溶化冰 和紀錄片上發黴的斑點……”這是一首書寫大熊貓的詩,它出自一本即將誕生的詩集《瀕臨》。

5月27日,一篇由評論家、詩人霍俊明撰寫的序言《遙遠的目光》刷爆朋友圈,將四川省作協副主席、《星星》詩刊主編龔學敏的最新詩集《瀕臨》推向了前沿,這本今天剛剛下印廠,半月後才面世的詩集帶着龔學敏獨有的“動物主題詩學”興奮了詩壇。詩集從近80種動物入手,寫出了這些和人類異同走到現在的動物的現實處境,成為第一部現代詩歌的形式專門書寫動物,並且詩作數量最多的一本與生態有關的詩集。

用霍俊明的話來説:“當龔學敏最新的這部詩集《瀕臨》放置在面前的時候,我們會發現這不是當下流行的‘個人之詩‘,而是我們正在尋求的具有精神啓示錄效果的‘總體之詩‘。詩人近乎用人類學般的‘遙遠的目光‘將那些消失於地平線上的模糊的幾近崩潰的動物和物象的碎片拉近到我們面前。”

據介紹,《瀕臨》為“中國好詩·第六季”中的一本。為動物書寫詩歌的靈感來自於2018年底,“下班的地鐵站,人潮洶湧。我一抬頭,就看到了張貼在牆上的一個公益廣告,上面是一種珍稀的鳥類,長尾闊嘴鳥,呼籲人類的保護。回家後,我為它寫了一首詩,《地鐵廣告牌上的長尾闊嘴鳥》,這首詩收進了《瀕臨》,它是開啓我動物書寫的第一篇章。”龔學敏説。

龔學敏是阿壩九寨溝縣人,他在那裏長時間地生活、工作,與大自然和動物有過太多親密接觸的記憶。包括之後從事了文學創作,他在不間斷地行走中,對飛禽走獸也有着與常人不同的情感,他願意走進那些高山峽谷、森林草原,他期待與記憶中的鳥鳴、一尾魚激起的水波、成羣的牛羊重逢。

在《瀕臨》中,龔學敏書寫了近80種動物,“準確的説是77種,囊括了水裏遊的、陸上跑的、天上飛的。”龔學敏細數道,有金錢豹、白鰭豚、白狐、川金絲猴、大熊貓、黑熊、鱷魚、刺蝟、貓頭鷹、啄木鳥、錦雞、丹頂鶴,甚至還有螢火蟲、螞蟻、螳螂……“寫作的時候,我想起少時在家鄉的種種情景。比如在藏區的路上,看到的犛牛,以前覺得再自然不過,而今我會去思考它與人類的關係。我還會想起,年輕時候在林間親自參與的打獵,會懊悔那時完全沒有保護意識……想得越多,感觸就越深,反思也更入骨。”龔學敏坦言,生態環境,以及包括人類在內的,所有動物的生存環境的變化,已成為這個時代最重要的問題之一。人類活動及全球氣候變化等因素,已經大大影響動物們的生存與繁衍。拯救動物,防止更多的物種的滅絕,成為人類面臨的重大課題。“文學必須要在這個方面有所作為,詩人不能缺席。文學就是人學,每一個詩人,不能長期居於自己的小情小調,應該直面這個時代,關注世界。”龔學敏認為,詩歌雖然沒有報告文學的影響來得那麼具體,但短而精煉的文字,一定是直擊人心的力量,“可以説,這是目前為止我最滿意的詩集。除了在文本上相較過往,我做出了突破,更重要的是,我試圖站在一個更高的高度,去書寫一個時代。就生態這個問題而言,雖然我們國家目前有大量保護措施,慢慢地變好,但是在全球範圍內來看,我們仍然有很多的不足和困惑。我希望通過這本詩集,來提醒大家,要重視生態環境、動植物保護的問題,不能有絲毫的鬆懈。”

瀕臨,所有野生動物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善待自然,善待野生動物。因為最終,我們善待的是人類自身。”龔學敏奮力以詩為槌,敲響了時代的警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