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馬鳴村裏有個文學社
來源:解放日報 | 俞尚曦  2021年06月02日08:16
關鍵詞:文學社

馬鳴村,位於浙江桐鄉市的西境,與崇福、洲泉、新市等周邊的中心城鎮相距都比較遠。以往交通大都依賴搖船出行,船行既慢,載貨亦多受限制,因而自發形成集市。長不過數十米,簡陋逼仄的街道,卻集中了茶館、剃頭、打鐵、中藥、魚肉鋪、刨煙、豆腐等十六七種不同行業的店家。迄今為止,這條數十米長的老街上,民國乃至清代的老房子依然保存完好,古風盎然。

或許是水的靈氣浸潤了這裏的萬事萬物。這幾年,馬鳴村裏誕育了一羣喜歡讀書、熱愛寫作的農村文化人。得天時地利人和之便,他們組織起了自己的文學社團——馬鳴老街文學社。

文學社創立的時間當追溯至2016年。這一年,隨着馬鳴村參與“詩畫浙江·十大最美鄉村”的評選,一羣愛好文學的昔日“泥腿子”漸漸地聚攏在一起,並且建起了微信羣。交流各自的創作體會成了羣裏最熱門的話題。第二年,從線上發展到線下,水到渠成,文學社應運而生。

他們的活動場所,就在老街拐彎一處僻靜的屋舍,外面掛着“馬鳴老街文學社”的一塊小牌子。與它緊鄰的,是村裏的圖書室。遇到節假日或者週末,這些人便不約而同地聚攏在一起,不拘形式、自由自在地互相交流讀書心得,暢談創作感受。

文學社成員的年齡差別甚大,既有四五十歲的中年人,也有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大家職業各異,大多在企業上班,也有做保安的、開小店的,或者在高速公路服務區上班的。數年的積累,已有了相當可觀的成果。

錢建榮的工作是洲泉中心幼兒園的保安,卻酷嗜書法,常年不輟。屠利娟經營着村裏的一個商品批發部,忙裏忙外,不得空閒。但微信公眾號上不時刊出的詩文深深地吸引了她,心裏癢癢的,沉寂多年的創作慾望一下子被激發起來,哪怕在收賬台上,稍得餘暇,也會捏起筆桿將一閃而過的靈感趕緊記在本子上。

社長蔡國其,初中學歷,家庭經濟狀況曾十分艱難,幾十元的學費也讓他的父母搔首躊躇,故早早輟學,17歲那年,就進化纖廠做了一名紡絲工,但是從小就喜歡文學。年歲稍長,出差或旅遊在外,見了心儀的書就買。徐志摩、張愛玲、汪國真、席慕蓉、海子的集子,一一購置案頭。23歲,轉行學駕駛,成了化纖廠的貨運司機。從此,村裏人戲稱他是“雙槍將”,一手把住方向盤,一手握緊筆桿子。

趙強是“90後”,普普通通的農村青年,技校畢業,是桐昆集團的一個三班倒的普通包裝工,他的家人都是和泥土打了一輩子交道的地道農民,除了他的父親幼年時讀過幾年小學以外,其餘的人大字不識一個。就在這樣一個家庭裏,竟然冒出了一個嗜書如命的青年後生。用小趙自己的話來説,一日不讀書,渾身不自在。

走進小趙的家,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他的書房。十多個平方米的房間裏,除了一隻掛在壁上的電視機,便是書的世界。下班回來,小趙每天必做的功課,就是靜靜地讀書。古今中外,文學作品、歷史讀物,包括地方誌書,幾乎無書不讀。小趙説,有一次,白天的活幹下來已經十分勞累,吃過晚飯後本想早點睡了,但長時間養成的閲讀習慣又讓他不由自主地踱進書房,順手拿起一本書來。讀着讀着,卻不知夜已深,慢慢地一陣瞌睡襲來,頭伏在書桌上竟然睡着了,一覺醒來,天已將曙。每逢三班倒的空隙,趙強多次往返桐鄉等地,向前輩長者虛心求教。如今的小趙,下筆如有神,已經寫出了多篇頗有水準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