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陳鵬:文學,終究是有“大益”的
來源:中國青年作家報 | 周圍圍  2021年06月02日08:34

2016年,時任《大家》主編的陳鵬轉身加盟大益集團,創辦大益文學院。5年來,大益文學院秉承原創作品“文學性”“深刻性”及“探索性”之精神,簽約60餘位老中青三代作家,推出“大益文學”系列書系等十餘部原創作品合輯,90後作家短篇小説集《十三人》等,併成功舉辦一系列文學活動。在陳鵬的帶領下,大益文學院走出傳統窠臼,賦予當代文學界一些獨特元素,逐步開闢了一條荊棘遍地的中國文學的民間路徑。日前,在“大益文學”五週年文學嘉年華活動上,昆明作家協會主席、大益文學院院長陳鵬接受記者專訪,探討文學與青年的話題。

記者:文學是時代的寫照,您怎麼看當代文學現狀?

陳鵬:不是太樂觀。我和馬原有一個相似的觀點,就是最具才華的一幫年輕人並沒有像20世紀80年代那樣爭相寫小説,這必然會影響一個時代的文學的量和質。現在的娛樂方式太多元了,文學絕對不再是當下青年文化娛樂的必選項。

傳統純文學的暫時趨冷其實正常,關心文學的依然關心,文學水準似乎也沒有降低。但我要説的是,也許這是某種假象,即,我們並沒有真正在文本的質量上有突破性進展,反而原地踏步,與時代、世界發生了割裂和脱節,自然,就出不了震撼人心的佳作。

記者:您選擇堅守文學的原因是什麼?

陳鵬:5年過去了,大益文學院先後推出17部“大益文學”書系原創優秀作品合輯,簽下53位作家,這次嘉年華又簽約了10名老中青三代作家。我們的初衷是,通過不懈努力,開闢一條中國文學的民間路徑,為中國作家走出去搭建良好平台,為眾多才華橫溢的年輕作家提供優質賽道,所以我們才有了千字千元的創新性舉措,才有了法國、西班牙的國際寫作營,才有了運營大獎扶掖佳作的初心。我們想做的,無非是在碎片化、娛樂化的當代語境中,捍衞漢語寫作的尊嚴,讓更多作家找到温暖,找到知音,尋求“庇護”。

記者:有人認為作家是天生的,是培養不出來的,而您和大益文學卻做了很多培養青年作家的事情,為什麼要這麼做?青年作家的培養最關鍵是什麼?

陳鵬:我們的核心理念是以純文學為基石,強調作品的先鋒性和高品質,讓更多有才華的作家得到施展的機會。我們從不在乎他或她的年紀,一切以作品質量為標杆,以先鋒性、原創性或異質性為特色,儘可能發現他們的閃光點,大膽發表他們的優質作品。按照這一標準,實際上我們推出的年輕人並沒有比中年作家更多。文學是有標準的,而且是絕對標準,青年作家們也必須接受嚴苛的挑剔的目光。很大程度上,我們對他們太寬容了。所以,要説培養的話,關鍵一點,也許就是寬容——要給他們時間,給他們機會,幫助他們成長,否則就更難了。

記者:新時代青年作家會有新的突破可能嗎?

陳鵬:當然有。他們視野更寬闊,技術,語感都遠超前輩,他們缺乏的是真正的生活和反思生活的能力,是打通曆史和當下的能力,或者説,是建構另一種觀念美學的能力。但只要強悍的個性一旦建立且不要過早地消耗和附和,就會寫出了不起的傑作。而且,我深信,隨着這幫年輕人日漸成熟,他們會真正成為世界文學大家庭裏的翹楚。

記者:您覺得怎麼讓年輕人理解文學和文學的力量?

陳鵬:如何吸引更多的青年讀者的目光或者受眾的目光,這也是我們正在探索的。我們要跟上年輕人的速度,用年輕人接受的方式吸引年輕人。怎麼吸引他們,需要辯證地看。一方面年輕人善變,不一定什麼都順着年輕人走;另一方面,所有高雅的文化一定是有範兒的,某種程度上來説,局部的一些變化,也能吸引年輕人,但最終還是要靠文學的範兒去吸引他們。

我們就想做一些嘗試。比如跨界實驗,最近我在策劃一檔文學真人秀,吸引更多的受眾來關注文學本身。另外,我們想跟高校合作,更多地發掘,培養年輕的寫作者,讓他們從十七八歲就有機會接受很專業的創意寫作訓練,感知文學之美,真正接觸經典。

我相信,這樣的時代,文學,終究是有“大益”的。大益文學,願做作家們忠實的、熱誠的朋友。